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夜行衣

廖伟棠的诗、文字与摄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摄魂记——廖伟棠摄影展  

2010-01-14 18:31:3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摄魂记——廖伟棠摄影展


前言: 
摄影乃是一门幽灵的艺术,西尔维娅.阿加辛斯基在她的《时间的摆渡者》一书中断言。作为一个曾经沉醉于旧日世界的摄影师,我深深认同,罗兰.巴特、本雅明甚至波德莱尔也会举手赞成,恐怕只有桑塔格会稍有微言,不过她也已加入了这美丽的幽灵的行列。能真正揭穿摄影幻相的只有最坚定的现实主义者,但是,又何必揭穿?这一个幻影不过是更大的世界幻影的幻影,如帕拉图在其洞穴所见。 

鬼魂们需要安静,又不甘寂寞。因此我只是假装路过,与之窃窃细语数句便告辞离去。好象某天我去奥塞美术馆途中,雨突然下大了起来,“无意”的吧?我沿着伏尔泰滨河街匆匆前行,决定在一家旅馆门廊下停下避雨,才发现这里是波德莱尔和王尔德住过的地方,隔着重重玻璃往里张望,远远的大堂正挂着他们小小的肖像,两个纨绔公子回望我这一个湿透的流浪汉,彷佛说:我们也曾经如此,在巴黎的冬雨中走避不及。我身边那个黑人门卫在抽烟。也许因为阴霾的空气,他吐出的烟看来竟是蓝色的。我看到波德莱尔和王尔德的鬼魂混化其中游戏然后吹散。 

在摄影术尚未如现在泛滥的年代,每个人都像普鲁斯特那样有一个小蛋糕一样的“灵媒”,或者是一个旧粉盒,或者一张过期的船票,又或者就是一本《追忆似水年华》,只要一拿出就能唤回过去。只是从摄影家拉蒂格开始,照相机成了最完美的灵媒。也是一个无所事事的贵族少年,有点幽默、有点忧愁,流连光景惜朱颜,记录着海滨的困倦、螺旋桨飞机的升空、最无邪的笑。世界在他的摄影中永远如一孩童,他自己也永远是这么一个孩童。世界现身,世界本真如初,惜我们已不得触摸。拉蒂格、Piéf,他们会是普鲁斯特的最佳游伴。他们的残酷在于对二十世纪的残酷避而不谈,最无邪的影像也许最有情,最有情,所以痛。 

若能捡拾,我满怀的光影应该能留住什么。但若我也是偶然的鬼魂一个,我并不希望留住什么。“在今天,讨论摄影毫无意义。”鬼魂们对我说,我们相视会心一笑。

摄魂记——廖伟棠摄影展 - 廖伟棠 - 夜行衣
开始时间: 1月3日 周日 19:00
结束时间: 1月30日 周三 22:00
地点: 广州 荔湾区 中山五路大马站商业中心11楼 JUST SPACE 
展出逾五十幅廖伟棠黑白摄影作品,拍摄自意大利、法国、西班牙。开幕式廖伟棠会朗诵相关诗歌,限量版诗+摄影集现场发售。 



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24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